我们能否在元宇宙里过年?

2022-01-31 18:56

2022年,是人类和COVID-19共存的第三年,也是很多人无法回家过年的第三年。

尤记两年前第一次因疫情无法回家过年,通过微信视频与被困在各座城市的家人一起看春晚、云上跨年的场景,兹以为那是这辈子经历过最梦幻的一年,不曾想,这样的梦幻并没有在2020年结束。

2021年,有人因疫情被困于异乡……

2022年,这样老套的剧情仍在继续……

也是在疫情中,元宇宙概念意外走火,这个概念一度被过度营销到似乎明天我们就能进入这个真正堪称梦幻的世界。这样的错觉不禁让锌产业联想到:

今年不回家的我们,能不能在元宇宙里过年?

哪怕是低配元宇宙。


01

VR下沉沉几许

无论是2018年的《头号玩家》,还是2021年的《失控玩家》,都告诉了我们一种可能:VR眼镜可以将我们带到一个现代人世界之外的“世外桃源”。

两部科幻电影,带来的是人们对VR产业的高度期待。

也正是在众人期待中,2021年的VR行业发生了一个显著的改变:设备厂商开始破圈。

众所周知,消费类VR产品在过去几年里一直雷声大雨点小,昂贵的价格、单调的内容、复杂的系统,再加上,一些经典大型游戏对场地又有不小的要求,这使得VR产品被困在了线下体验馆中。

一款《节奏光剑》带来的梦幻感足以让无数极客玩家为之兴奋,然而,这类游戏带来的兴奋是短暂的,更何况,质量堪比《节奏光剑》的VR游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寥寥无几。

图片

潜移默化的改变发生在两个方面:一方面,Facebook自收购Oculus后每年花大量真金白银扶持内容生态;另一方面,整个产业链中芯片、硬件、光学方案、控制方案这些年来也在亦步亦趋,这些改变最终成了VR设备厂商破圈的底气。

国内VR硬件的破圈发生在2021年,这一年,VR硬件厂商通过各种促销手段加速了VR千元机的出现。

其中,尤以Pico(已被字节收购)、NOLO、爱奇艺三家市场营销活动声量最大。

Pico在2021年5月10日发售Pico Neo 3时同步上线了打卡减半价活动,2499元的VR一体机对于重度游戏玩家来说最终到手价只有1249元。

NOLO发布的NOLO Sonic更是直接将首发价降到了1999元,创始人张道宁在发布会上直接表示,“这是为了致敬一代小米手机对移动智能安卓手机的普及。”

图片

同样在这一年发布了1999元VR一体机的还有爱奇艺智能,也是在Facebook更名为Meta后国内少有的一家为元宇宙更改了公司名字的VR设备厂商。


2021年出现的千元VR一体机其实不只这三款,几乎所有想要在消费VR领域再冲一冲的VR设备厂商都在这一年压低了价格、放低了姿态。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的价格下沉不同于三年前1499元的小米VR一体机,2021年这波千元机标配了6DoF、骁龙XR2(NOLO用的是845)处理器、4K屏(爱奇艺智能用的是2.5K屏),硬件配置上已经足以支撑起一个低配元宇宙。

选一款设备,在虚拟剧场里100英寸大荧幕上看看电影,在虚拟世界中打打僵尸,偶尔看一场直播、一场发布会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难的不再是走进去,而是留下来。


02

那些低配元宇宙

2021年5月12日,HTC VIVE Focus 3在HTC虚拟生态大会(V²EC2021)上发布,VIVE Focus 3的性能配置虽然算得上是VR一体机中的尖货儿,但9888元的售价让它与普罗大众基本无缘。


不过,这次在虚拟空间中举办的别开生面的生态大会,倒是让不少人讶于:原来我们离虚拟世界竟是这么近。

这是HTC将虚拟生态大会搬到虚拟空间中的第二年,也是在疫情打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后,一个人类向虚拟世界这个互联网腹地迁移的直接尝试。

图片

疫情中,线上办公异常火爆,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对此应该深有体会,Zoom、钉钉、腾讯会议这些此前多数人不甚了解的办公软件似乎一夜之间钻进了大部分人的电脑,一些人的电脑上、手机中甚至装了不止一款这样的软件。

也是在这时,虚拟办公开始闯入大众视野。

VSwork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提供虚拟办公方案的虚拟空间,VSwork联合创始人徐晨翔告诉锌产业,“仅仅是在2021年这一年里,VSwork就与70多家企业达成合作,这其中不乏华为、百度、中国电信、清华大学这样的国内顶级单位院校。”

在这些项目中,有人在VSwork中举办展会、发布会,也有人在这个虚拟空间中进行教育培训活动。


相较于Zoom、钉钉、腾讯会议,虚拟办公软件可以提供一个“从在线到在场”的交互体验,其中,“在场”是前者无法提供的。

实际上,在虚拟世界里,虚拟办公的火热只是冰山一角,另一个更接近普通消费者的场景实则是社交。

Facebook自2016年成立虚拟现实社交团队后,就轰轰烈烈地搞起了虚拟社交,对于Facebook而言,社交既是基因,也是主场,扎克伯格当时扬言称,“虚拟现实将变成最社交化的平台”,这自然也包括第二年发布的VR社交软件《Spaces》。


当时这款名为《Spaces》的软件可以让Oculus Rift用户通过登录Facebook账号进入虚拟空间,可以至多让3位好友加入聊天室一起聊天、看视频、玩桌游,通过与《Facebook Messenger》(类似微信的社交软件)打通,也可以让虚拟空间内的人与虚拟空间之外的朋友打个视频电话。

Facebook在《Spaces》上尝试了自己在虚拟社交中的构想,不过,这病不是Facebook在虚拟社交中唯一一次尝试,诸如《Oculus Rooms》、《Oculus TV》、《Venues》都在后来有进入Oculus Go常驻池中的应用,如今,这些应用被统一整合为《Horizon》。

这是Facebook(现在应该叫Meta了)在VR社交领域探索的一些陈年往事,也是VR社交发展的一条草蛇灰线。不过,即便是如今Facebook在VR社交领域的集大成者《Horizon》,也只能算是一个低配元宇宙。

元宇宙实际上距离我们还很遥远,现在的低配元宇宙和人类想象中的元宇宙甚至要比1995年马云做的“中国黄页”与现在的互联网的距离还要遥远。

例如,在如今低配元宇宙中一个显著的体验上的落差是:身在其中的人物模型简单、肢体动作僵硬。


03

有点“丑”的虚拟人

2020年年底,爱奇艺上线了一档选秀综艺节目,不同以往的是,这档选秀综艺的主角不是大众熟知的男团女团,而是虚拟人。

《跨次元新星》这档选秀综艺将二次元形象从一个相对小众的圈子推向大众荧幕,这是疫情中虚拟人的一个机会,也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又一次交织相遇,这一年,元宇宙还没有扶摇直上。

图片

相较于随后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华智冰、洛天依、初音未来这样的虚拟人,如今出现在VR世界中的虚拟人任务模型简单、肢体动作简单,即使是出现在Facebook《Horizon》中的虚拟形象,仍是有些丑的虚拟人。

难道真正精美的人物形象就无法在现在进入元宇宙中吗?

答案其实是否定的。

徐晨翔告诉锌产业,现在虚拟世界中的人物形象简单是由于设备性能不够,现在设备的算力无法支撑那样大的模型;肢体僵硬是因为传感器的问题,VR头显标配的传感器无法做到如此精细化的肢体识别。

“今天如果你用的不是头显,而是动捕方案,在虚拟世界里的体验会非常灵活,”徐晨翔向锌产业透露,现在的VSwork其实已经支持诺伊藤全身动捕方案。

实际上,爱奇艺那档综艺节目中的虚拟人就用到了全身动捕设备,这也是在荧幕上的虚拟人动作更自然的背后原因,这样的自然如果不考虑使用门槛和成本的话,也已经完全可以复刻到虚拟世界中。

至于人物形象简单,其实也离不开成本二字。

云计算是大势所趋,也是支撑起VR世界中大模型运行的最终途径,但要将算力全部放到云端,内容制作和服务成本将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是现在现在精美的虚拟人进入虚拟世界的一个门槛。

为了跨过这道门槛,“整个行业已经在疯狂降低云计算的成本”。

另外,从设备端来看,即使有了精美的虚拟人,要想让人类在虚拟世界中的视觉体验与手机画面一样自然,有同等质感,至少还需要现在标配4K的屏幕升级到8K。

这些都需要时间。

不过,这并不影响身在不同城市的我们在元宇宙里和家人一起过年。


04

在元宇宙里过年

我们现在的客户中,有这样一家区块链企业,这家企业在全球多个国家都有员工,所以他们将今年的年会搬到了VSwork中举办,全球数百名员工实时在线,办得很是热闹。

这是徐晨翔告诉锌产业的一个已经真实发生的事情,实际上,这类事情不胜枚举。

我们有一些客户在用VSwork的时候也会做一些联动,例如教育领域的团队和做艺术展的团队联动起来后,两边各建一个传送门,就可以自由穿梭。

这种传送门多了,用户可以在各个空间中跳转,自然就形成了元宇宙的雏形。

基于这样的低配元宇宙,我们很多想法其实已经可以实现。

例如,今年仍然身在天南海北的我们与家人一起围坐在电视机旁,一边看着春晚,一边聊聊去年一年自己在外的所见所想。

只不过,或许还不会用VR设备的爸爸妈妈是通过手机或平板接入,与置身在虚拟世界中的我们一起遥祝。